笨蛋老哥(兄妹骨科)_壹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

   壹 (第1/3页)

    老哥是笨蛋!

    这个观点打张霈记事起坚持到了现在。

    俩人差叁岁。

    家里爹妈忙,张霈再烦她哥也不得不承认她是她哥带大的。

    但在有限的记忆里,她哥简直就是大魔王。

    她哥基本吃素食,她爱吃肉。可一旦饭桌上有个荤菜,她哥的筷子就变得异常积极,筷子绕盘转叁圈也得把她筷上的肉打回盘里。这事儿往往以爹妈训她哥好好吃饭别瞎捣蛋结尾。

    她小时候还有个口头禅“不是说……”

    她往往开口是:“不是说我交了个新朋友吗……”

    她哥打断她的话:“【不是说?】到底是不是啊?”

    她说:“是啊。不是说新朋友吗……”

    她哥又笑眯眯打断:“那到底是不是啊?”

    她被气哭她哥笑得就更欢。

    她哥带她干的好事一时半会儿也列举不完。

    比如带她撬书房门锁打游戏,一打一下午结果作业忘写了;比如偷着给人门卫老头改自行车,车蹬子一转四周遭串灯闪得跟迪厅一样,后座还接了个破音响立体环绕循环播放“我和你缠缠绵绵翩翩飞”;再比如她生日时爹妈忙忘了,于是老哥翘课带她去游乐园还差点把人搞丢,因为这事儿老哥挨了他爹一顿血揍。

    凡此种种,老哥在她心里的形象实在算不上伟岸。

    你问老哥长什么样儿?

    这个她也说不清。一个娘胎里钻出来的,又一起待这么多年,她很难客观评判老哥是美是丑。在张霈的观点里,哪怕驴粪球看时间长了也是顺眼的。

    到了上学的年纪,爹妈为了让他俩在学校里有个照应,张霈早入了一年学。她二年级时老哥四年级,她四年级时老哥六年级,她六年级时老哥初二。

    今年她升初中,老哥初叁年级了。

    初中生刚入学,对神秘的中学生活多少是有点敬畏的,尤其被高年级的找,八成没好事。

    所以当张泽揣着兜往初一这边走的时候,一边受着初一小孩诚惶诚恐的注目礼,一边皱着眉头寻思:“霈霈在哪班儿来着?”

    张霈座位靠窗,她正收拾课桌,冷不防脑袋被人一敲,抬头一看,是她哥。她哥在家里嬉皮笑脸插科打诨,在外头却总是臭着张脸。

    她一皱眉:“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她哥也一皱眉:“什么态度这是?该叫学长懂不懂?”

    她:“学长好,学长找我干嘛?”

    她哥说:“还能干嘛?放学我得打会儿球,乖乖在教室等着听见没?去球场那边也行,但你认识道儿吗?”

    张霈说:“干嘛呀?我自己也能回家。”

    她哥说:“你别。到时候真出个好歹爸妈得弄死我——记住没?别乱跑啊。”

    说完扔下条巧克力,走了。

    她同桌刚才大气儿不敢出,这会儿才小心翼翼发问:“刚才那学长找你干嘛?是要打架吗?打架之前给巧克力是什么江湖规矩吗?”

    她说:“不是,那我哥。”

    她同桌:“哇!那你哥?”

    张霈不知道“哇”的这个点在哪里,过了好长时间才后知后觉,她哥大概在学校挺出名也挺受欢迎的。

    她现在跟老哥挤一张书桌写作业。

    老哥掀书页的胳膊肘不时撞到她,她瞪他一眼:“还挤!非来我房间干嘛?!”

    张泽瞥她一眼,拉着长声儿不情不愿地:“德性,以为谁乐意啊?要不是妈让盯着你写作业,我费得着这劲呢?”

    这可让她逮着了:“那,好哥哥,能帮我把作文写了不?叙事文四百字,主题是印象深刻的一件事…”

 
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