笨蛋老哥(兄妹骨科)_贰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

   贰 (第1/2页)

    放学后,张泽照例跟哥们儿去打球。

    打了半场他突然叫停,看了眼手表把球扔给于程飞:“你们打,我有点事儿先撤。”

    于程飞接住球,问:“什么事儿啊?今天心不在焉的。”

    张泽说:“看孩子去。”

    于程飞笑骂:“扯淡呢。”

    张泽灌了口矿泉水,说:“那位宝儿不初一了吗,说跟人家练口语。我去盯着点,万一有个闪失我爸妈得把我吃了。”

    于程飞早先跟他们是邻居,后来搬家离他们远了,但跟张泽还是玩在一起。他比张泽大一岁,已经高一了。操场是初中高中部混用的,张泽在哪儿都混得开,个子又高,因此跟他们校队这帮人关系不错,常在一起打球。

    于程飞讶然道:“霈霈都初一了?”

    张泽说:“是啊,烦。”

    于程飞推着他:“那一块去看看,好久没见霈霈了——不然待会儿咱们在x炉吃个火锅,你跟叔叔阿姨说一声?”

    张泽想了想:“成。”

    两个人跟哥们道别,往低年级教室这边走。

    于程飞跟张泽没什么隔阂,也是真把张霈当妹妹看的。小时候他没少帮张泽看孩子,后来搬家就没怎么见过小姑娘,但在学校里也就能跟张泽打照面。张泽却很少在学校提到张霈的事,跟他关系一般的人多数以为他是独生子。

    两人一路往教室走一路聊,于程飞说:“……明年你升高一应该是直接能进校队,教练估计都给你内定好了。但高中学习也不轻松,要还走信奥就得掂量掂量,到时候两头都集训,时间肯定排不开。”

    张泽随手扯一把甬路边窜出来的枝叶,半枯的叶映在手里,他说:“我不打算学奥数了。”

    于程飞一愣:“……那真是可惜了。”

    他没问张泽为什么放弃。

    他并不因为张泽比自己小一岁就如何如何,很多时候,张泽考虑得比同龄人多得多,身上常透出超乎年龄的沉稳。

    于程飞说:“正常应试也不赖,中考好好考,争取进实验班,985基本稳了。”

    张泽说:“这不就有时间打球了?”

    于程飞捶他一拳,两个人说说笑笑上楼走到教室边上,透过半敞的窗子一瞅,张泽脸立刻黑了。

    张霈没坐在她位子上,而是立在教室中间那张桌子旁;教室最中间那张课桌上坐了个混小子,一手捏着几张纸,另一只手正居高临下抬张霈下巴——

    张泽心里的无名火噌噌往上涌,他这人平日里没个正形儿,越生气反倒越带笑模样。因此笑不呲儿绕到门口一推门,声音温和得让人害怕:“霈霈,跟这位男同学干嘛呢这是?”

    于程飞跟在张泽身后进来,本着家丑不外扬的精神把门关严实了。

    教室里那俩小孩一听动静都朝这边看过来,那混小子面无表情放下手,从课
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