笨蛋老哥(兄妹骨科)_伍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 伍 (第1/1页)

    哥的手好凉啊。

    屋内争吵的声音,一个是爸爸的,一个是妈妈的,两个人平日里都是很温和的人。爸爸是大学讲师,妈妈是外企白领,两个人体面,什么时候露过这样的凶相。

    “……要不是为了孩子!”

    是妈妈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婚姻早就名存实亡了,要不是为了等霈霈长大,我不至于忍到现在!”

    “道德的败坏没必要找这么多由头!”

    是爸爸的声音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眼上的手放了下来,门被轻轻关上,张泽拉起她的手,重新走回电梯。

    “…哥,咱们去哪儿?”

    “饿吗?”

    “…不饿。”

    “先吃点东西,然后去奶奶家,我们好久没去看望爷爷奶奶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奶奶家在乡下,很远……”

    “已经放假了。”

    两个人草草吃了点东西,张霈以为他们会坐火车或者长途大巴什么的,但她万万没想到张泽直接去于程飞那儿借车。

    于程飞没问什么,带他们到车库去,摁一摁钥匙,离他们最近的那辆车滴滴响了。

    于程飞拍拍张泽的肩:“慢点开,你废了没事,霈霈跟车废了可不行。”

    张泽捶他一拳,说:“谢了。”

    张霈不知道张泽什么时候学会的开车,还是说这是天生的技能?

    两个人一路都没怎么说话。

    张霈还穿着校服,张泽已经换上了于程飞的外套,夜视镜很好地遮掩一切情绪。张霈偷偷瞟他,她没见过哥哥这种打扮,这副样子。好像一下子从学生变成了大人,那种值得依赖的、可靠的、又热于冒险的大人。

    开到外环,车速一下子上来了,张霈有点晕,但心跳得很快,她看着窗外飞速倒退的路灯渐渐牵成一条闪光的金线。

    “可以把窗户降一点。”张泽说:“那样更刺激。”

    张霈鬼使神差地真这么做了,风猛地灌进来,撕扯她的头发。她噎了满嘴冷风,又挣扎着将窗户关上了。

    张泽哈哈大笑,余光瞥她一眼,问:“怕不怕?”

    “有点,你开慢点!”

    可张泽什么时候听过她的?

    张霈看着窗外越来越飞速倒退的光点,突然有种错觉:他好像并不是为了带她去奶奶家,而只是想借此飙车泄愤——就好像是憋在心里很久的负面情感突然爆发,只有这样才能发泄出来似的。

    她问:“哥,你不会就为了发泄才开车吧?”

    张泽似乎一时没听清楚,几秒之后才答道:“是啊。要是出了事儿,你就跟哥哥死在一块儿了,开不开心?”

    “闭嘴吧你!”

    张霈心里狂跳,一半为他,一半为车速。

    上帝爱人,一路平安。

    凌晨的时候,俩人到了县城。

    奶奶家离县城不远,但半夜打扰老人不好,也白让人担心。张泽决定就把车停这儿,明天和霈霈坐去村里的大巴车。

    那时候县城宾馆管得并不严,有证件有钱,不管你成不成年人监不监护人。

    开了一个小套房,张泽睡客厅,张霈睡卧室。

    张霈匆匆洗了澡,现在实在太晚了。她从小体质不太好,爱感冒发烧闹小毛病,今天一折腾又快到凌晨了,困意浓倦,几乎倒床就睡。

    梦很难过,一会儿有个青面獠牙的鬼差追着她要把她投进火海,一会儿有个浑身是血的兔子扯着她的脚腕。她正费力挣脱时,却发现那只兔子的皮慢慢脱落,那只兔子居然变成了妈妈……

    “霈霈,霈霈?”

    她迷迷糊糊地睁开眼,哥哥正握着她的肩。原来只是梦,她一下子放下心来,同时眼泪也一下子冲出来——她不知道为什么要哭,反正就是想哭。

    “……发烧了。”张泽摸摸她额头,说:“老实呆会儿,我去买药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!”张霈泪眼朦胧扯住他的手,就像很小的时候两人紧紧牵着手去游乐场:“不行!不许走!”

    张泽有点凉的手指被她异常滚烫的手紧紧握住,心里不知为什么就酸涩起来。

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