笨蛋老哥(兄妹骨科)_8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

   8 (第1/2页)

    愉快的周末很快结束。

    张霈坐在教室里发呆,那个有点酸涩但是泛着香气和甜味的晚上就像一场梦似的,小猫小狗在脚下亲昵蹭触的柔软感觉仿佛还在,轻轻泛着痒。

    爸妈变得忙碌起来,家里又只剩她和哥哥两个人了。

    张霈心想,难道人类也会像鸟类一样,到了这个年纪就不得不被父母冷落吗?还有,妈妈为什么要出轨呢?爸爸不好吗?比起家人,妈妈更喜欢外面那个男人吗?

    “......张霈!”

    老师的声音一下子将她拉回神,她腾地一下站起来,满黑板的数学公式,她要回答什么?

    凳子被后座轻轻踢了踢,徐淼压低声音说:“套特殊公式,选c。”

    大课间,张霈和徐淼照例躲到小花园里,这里是他们两个人的秘密基地。

    “课上谢谢了,前半节我一点儿都没听......”

    徐淼看了眼她有点苍白的脸色,问:“不舒服?”

    “也不是......”张霈张了张嘴,突然不知道该怎么组织语言了。

    徐淼垂下睫毛,将叁明治分了一半给她:“跟学长吵架了?”

    “没有......”张霈没精打采咬了一口,犹豫着开口问道:“淼淼,你有没有特别不开心的时候,就是那种想找个洞钻起来的时候?”

    逃避吗?徐淼的生活无处可避。

    他问:“是家里出什么事情了吗?”

    张霈沉默了好一会儿,才抓抓头发:“我也不知道,可能快了吧...我哥说爸妈他们可能快离婚了。他们最近不怎么回家,还总是吵架。”

    徐淼抚慰性地拍拍她胳膊:“有些夫妻感情不和,离婚也是有可能的,他们也有这个权利。”

    张霈想听的根本不是这个,她问:“可是他们感情为什么不好呀?小时候我们一家人总是在一起,他们感情一直很好的。”

    徐淼说:“霈霈,没有人能保证爱一个人就安安份份爱一辈子的。”

    张霈一低头眼泪就啪嗒啪嗒往下掉:“凭什么呀,都不能保证一辈子,那还结婚干嘛呀!结婚再离婚,还不如不结呢!知道自己不会永远在家里,那干嘛还生我呀......”

    徐淼一张一张给她递着纸巾,试图给她解释:“......可人是会变的,他做一个决定的时候并不知道这会带来怎样的结果......就像毛毛虫变成蝴蝶,没有人知道自己变成什么样......”

    谁知道张霈越听哭得越凶,甚至不理他了。她直到下午上课时眼睛都是肿的。

    同桌诧异地悄悄问:“徐淼,你跟张霈闹别扭啦?她怎么哭了?”

    徐淼不知道该怎么解释,思考了好一会儿,回答说:“可能是有点吵架了。”

    下午第一节下课,张霈打水的时候,被人一蒙眼拽进了楼梯间。

    她本来以为是张泽在恶作剧,没想到竟然是于程飞。

    高叁校区都是独立出来的,毕业届学生关在里头几乎不见天日,如果不是张泽偶尔带她见一见,她是没什么机会和于程飞碰面的。

    “于哥?”张霈抬头一看,着实有点发愣:“你怎么到初中部来了?”

    于程飞一弯眼睛:“我觉得霈霈可能刚大哭过一场,所以过来看看。”

    张霈脸一红:“你、你怎么知道的?”

    于程飞晃晃手指:“这个么,先不用管。你呢,现在先去和任课老师请个假,我们出去散散心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我......”

    于程飞不知从哪儿掏出一张假条,上头已经填好了:

    九年叁班张霈,突发胃病什么什么的。

    他推推她:“去吧,装得虚弱点儿。我在校门口等你。”

    张霈顺利从学校逃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我哥不一起吗?”

    “我们今天不带他。”于程飞说。

    “可是放学后他会等我。”

    “放学之前会回来的。”

    于程飞问:“饿不饿?”

    张霈摇摇头。

    于程飞说,那我们走吧。

    大概之前已经叫人把车开过来了,车就停在路边,是之前借给张泽的那辆。他熟稔地发动车子,张霈问:“于哥
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