笨蛋老哥(兄妹骨科)_玖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

   玖 (第1/2页)

    在张霈升入高中之前,爸爸和妈妈离婚了。

    大概是他们的裂痕已经等不到她高中毕业了。

    他们离婚前一星期,妈妈握着她的手问:“霈霈,你想跟着爸爸还是妈妈?”

    张霈想起哥哥之前说过的话,她不明白哥哥要她选爸爸那边,但她直觉听哥哥的准没错。

    哥哥离开家的前一晚是个雨夜,a市很少下这么大的雨。

    自从爸妈确定要离婚,爸爸就在家里待得时间长了,而妈妈将她的所有东西都搬走了。妈妈说:“霈霈,爸爸妈妈离婚了,但爸爸还是爸爸,妈妈还是妈妈,哥哥也还是哥哥。什么时候想妈妈,随时打电话,好吗?”当时妈妈在玄关拉着行李箱,脸上精致的妆容挡不住泪,她抱紧女儿,说:“对不起,妈妈不是个好妈妈。”

    当时爸爸在书房里没出来,哥哥也在房间里没出来。

    妈妈离开家时留给张霈最后的印象是暗红的唇和棕色褶纹裙摆,还有一种好闻的香气。几年后张霈在商场陪朋友挑选香水时又闻到那种熟悉的香气,柜员介绍道:“这是我们x品牌最经典的一款香水......”

    她的眼前又浮现妈妈的唇与棕色裙摆,还有滴在她脸上的凉凉的泪。

    因为从那天起,妈妈就彻底离开家里了。

    而现在,张霈听着屋里收拾行李的声响,她知道明天哥哥也会彻底离开家,就像妈妈一样,再也不会每天回家吃晚饭了。这时候已经很晚很晚,爸爸的房间都灭了灯。她站在哥哥门前,门底透出暖色的光亮。

    他现在是什么心情呢?也像自己一样想哭吗?他会留下点什么吗,比如他的书,她曾因为好奇翻过他的书,上面会有他勾勾连连的字迹。他会......会因为她这个妹妹而产生不舍的情绪吗?他今天为什么都没跟她说话呢?

    她忐忑地立在紧闭的门前,直到里面的动静稍稍停止,才忍着鼓噪的心脏敲响了门。

    “嗒、嗒”,很轻地两声。

    不知为什么,她十分不想将爸爸吵醒。

    床吱嘎一声,是哥哥站起来了,熟悉的脚步声一点一点走近,然后屋门被轻轻拉开,灯光将走廊照亮了。也将她照亮了。

    张泽拉开门,动作顿了顿:“怎么还不睡觉?明天还要上课。”

    张霈执拗地抬头看他,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张泽叹口气,侧了侧身:“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外面雨势很大,屋里却没关窗,因此温度并不高。屋子大体已经收拾得差不多了,张泽的各类书籍和杂志漫画、运动器材、篮球以及各类常年摆在桌上的小玩意儿都已经打包进纸箱,衣柜门也拉开了,里面空空荡荡,衣服都在行李箱里。张泽不爱在墙上贴东西,只有之前妈妈嫌墙太素,自作主张贴上的一张国家地理附赠的海报,现在也被张泽扯下来丢进了垃圾桶。

    现在整个屋子只有床还铺着,然而过了今晚,大概它也会被收起来带走吧。

    张霈经常来他房间里看漫画,哥哥的房间她再熟悉不过了,她连张泽看过的r18漫画藏在哪里都知道;可是现在,整个房间一下子变得空荡、陌生、就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她手里溜走,她却什么都抓不住。

    心里像被生生挖空一块似的。

    张霈进来之后,张泽走到窗边把窗子关上了。哗哗雨声被隔绝在外,屋里一下子静起来。

    张霈坐在床上,轻轻的,吱嘎一声。

    “......你明天几点走?”

    张泽坐在书桌前的椅子上,手指随意拨了拨书桌上没来得及收起来的摆件:“六点半,妈开车来接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早?”

    “嗯,她要上班,我得上学。”

    张霈手指绞着床单,声音有点发哑:“那,吃饭怎么办,到新家那边肯定来不及做了。爸爸明天一早去开会,也来不及做。”

    张泽笑了:“这么
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