笨蛋老哥(兄妹骨科)_拾柒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

   拾柒 (第1/2页)

    徐淼垂着眼睫坐在靠窗的卡座里。

    二十分钟,女服务生给他添了六回茶水,每次他微笑着说“谢谢”,年轻女人的脸总是微红一下。邻座的几位姑娘频频侧目,他权当没看见。这个年纪的年轻人是视觉动物,很难不对出挑的异性多瞧两眼。

    他的拇指在食指的第二个指节侧面留下深深掐痕,垂下眼时目光放空,不知漫无目的在想着什么。

    宠物在等待饲主回家时常露出这种神态,猫狗或者稍通人性的其他动物,蹲卧在玄关盯着门;还没听到脚步声,也没嗅到熟悉的体味,因此呆呆地看一会儿地面又看看门,耳朵垂下去,又竖起来,尾巴略微焦躁地摇动。

    张霈走进约定的餐厅时他就是这个样子,穿着黑卫衣牛仔裤坐在那里,像个气质温和、在女孩堆里如鱼得水的男学生。

    她一进门他就知道她来了。

    一抬眼,眸里立刻有了神采,眼波漾出一圈又一圈涟漪,一圈叫依恋,一圈叫贪得,一圈叫执迷不悟;如此一圈一圈在青年的眼睫上泛出迷蒙雾气。

    徐淼弯起眸子,目光追随着她坐在对面,说:“迟到了二十一分钟。”

    张霈还穿着西服套装,这几天临时被老师抓去打白工,又是跟企业交接的档口,算半个正式场合,老师反复叮嘱着正装出席。

    她落了座,叹口气说:“对不起,不想挤地铁,路上又堵车....”

    徐淼招手示意服务生拿菜单,说:“不要太累。”

    张霈扯掉领带扔进包里,又抬眼问他:“交换的名额就这么让给别人了?”

    徐淼慢慢地盯着壶嘴将茶水注入杯子里,说:“你不也一样。”

    张霈接过茶水,低低地说:“我不一样。我爸身体不好,又不懂照顾自己,不盯着就不让人放心。”

    徐淼点一点头,握紧她的手,轻轻说:“你在哪里,我就在哪里。”

    他的袖口露出一点伤痕,像是刀疤;手指上有深深浅浅的甲印,深紫的,红的,大片发青的。

    张霈挪开眼,问:“好好吃药了吗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下次什么时候看医生?”

    “下个月,17号。”

    “听医生的话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徐淼摩挲着她的手腕,轻声说:“明明在同一个专业的兄弟班,我们已经一周没见了。”

    张霈压住痛心看她这位结交了近九年的好友,究竟是什么让一个神色清淡的少年变成这个样子?这种偏执得像孩童一样的任性,却每每虐待自己的身体发泄。

    连心理医生都近乎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每次她试图劝说他停止自残,他总说:“你不在身边,就很难控制自己不去做这种事,因为太不安心。”

    这种
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