笨蛋老哥(兄妹骨科)_拾玖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

   拾玖 (第1/2页)

    张霈火急火燎赶到酒吧包厢,那位法国朋友说起中文来跟唱歌儿似的。张霈不会法语,试着用英语跟他交流,结果人家英语水平还不如中文。

    最后没法子,小哥掏出手机打开谷歌翻译,一个字母一个字母地敲出来:“张喝了很多酒,我不知道他的住址。他拒绝任何人接触他。我只找到了你的联系方式。”

    张霈此时此刻也没空想他是从哪儿找到的她电话,因为张泽已经醉得不成样子,靠在沙发上垂着头,八成断片儿了。

    她道了句谢,走过去蹲在他面前,问:“哥?还好吗?”

    张泽听有人叫哥,身子一晃人就醒了,醉眼朦胧抬眼看她,没说话,只伸手摸她的脸。

    张霈把他的手打下去,心想这可怎么办,自己也不知道他住哪儿;喝成这样儿也不能拖回家,让爸瞧见不是白担心吗。

    思来想去只能先把他扔酒店,张霈把他架起来,他倒是毫不客气,大半个身子的重量往她身上压。那位小哥在旁边儿炸着手想帮忙,刚一扶他就被推开,小哥怒了,估计是见有人来了也胆儿肥了,嘴里骂了几句“酒鬼”之类朋友间常调侃的话。张霈小时候听张泽学法语耳濡目染能听懂几个单词,全是脏话,没想到居然在这时候派上了用场。

    张泽身上酒气很重,酒精味儿催着他身上那种熟悉的、似乎是从骨头里发出来的熟悉的靡艳味道,他的呼吸就在她耳边,带着他的温度,鼓噪着她的心脏。

    费了好大的劲开了房,张霈把她五年没见的亲哥扔在床上,叉着腰立在旁边看着。

    这么折腾神仙也睡不踏实,所以张泽醒了。

    醒了,但没完全醒,酒劲儿还在撞脑袋,因此他眯着眼睛看天花板发懵。

    他瘦了。

    五官比少年时更深邃,轮廓更凌厉,他是真正的大人了。他身上还穿着正装,好心的小哥那会儿还不忘让他带上公文包,看来是刚从生意场上下来。

    可听妈妈说,他该是刚念完硕士才对,怎么会去掺和生意上的事情?这个档口儿怎么又突然回国?

    张霈操心太多也还是个学生,哪里想得通张泽在国外闯荡这几年能干出什么事。眼下最要紧的是给他醒醒酒,否则明天准犯头疼。她打电话管前台要了点醒酒汤,没几分钟就送来了。

    她拍拍张泽的脸:“醒醒,起来把汤喝了再睡。”

    她哥睁着一双水光潋滟的眼毫无焦距地看她:“嗯?”

    “嗯什么嗯,起来喝汤。”她费劲把他拽起来,他坐在床边看了她好一会儿,才无奈笑道:“霈霈,又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张泽盯着她看,她表面上不耐烦,其实心里跳得很厉害。

    假如他突然醒酒怎么办,他一走五年一定是恶心透了自己,可是又碍着亲情放不开,所以即便回国也不吭声。

    她不躲也不避,在他的目光里像接受凌迟,恨我吧,哥,讨厌我吧,谁让你碰上这么个亲妹妹呢!

    张泽抬手摸她的头,呓语般喃喃道:“你到底让我怎么办呢......”

    是啊,抛不开,撇不掉,就算再讨厌再嫌恶也还有亲情这条线系着。被自己的亲妹妹爱上,被自己的亲妹妹吻着,但无法逃脱血缘的桎梏,你叫他怎么办呢?

    张霈眼圈渐渐红了,张泽的手顺着往下滑,摸到她的脸。

    他慢慢倾过身子,将头埋进她的颈窝里,像少年时那样抱住她——每次爸妈吵架时他都会做出这个动作,是保护她,也是从她这里寻求慰藉。他的呼吸带着温度,张霈浑身都僵了。

    这个拥抱,大约只是给年少时那个尚不知事的妹妹的;而眼下的张霈呢?

    假如张泽知道她想着他自慰,他会是什么表情?

    假如张泽知道她对他的扭曲的感情有增无减,他会怎么想?

    假如张泽知道她在这漩涡里越陷越深,已经几乎无药可救,他又会有什么反应?

    她感到有些温热的泪滴在她的脖子里,她几乎要心碎了。

    他本来可以顺顺当当在国内念完大学、硕士,然后像正常人一样结婚生子,而自己的龌龊心思是可以藏一辈子的。是当年冲动莽撞的自己逼迫他面对这个现实——对啊,张泽太早熟了,他考虑得事情太多,作为血亲他放不下她,可是他又绝不能接受这令人作呕的爱恋,所以才将自己流放到异国他乡去。

   
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