笨蛋老哥(兄妹骨科)_孩子们的悲剧(5)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

   孩子们的悲剧(5) (第1/2页)

    记忆中与眼前的画面,就像树展出两节枝杈,从一个节点开始朝不同方向伸展偏离。

    愈伸愈远,直到耸进云海、穿过电缆、截断飞鸟、将太阳的热气扑到身上。

    究竟有没有化成灰烬?

    谁也不能得知。

    这一定是个美梦,因为张霈看到年少的她和哥在一起了。

    他们偷偷恋爱了。

    不不,这不能叫恋爱,学校里的情侣哪里和他们一样呢?

    当年就是从这里开始,她和她哥的距离越来越远;而徐淼自此牢牢锁紧她,就像禽类枯瘦冷硬的爪锁紧一束柔韧细长的白剌剌枯草。

    记忆中他刻意的冷淡、回避,散漫背影与沉默的凝视,变成门后恶作剧般的亲吻和扫在颈间的碎发。

    爸妈还在书房里吵呢,架势很激烈。

    尽管他们已经离婚了,分开住了,却仿佛总是有吵不完的架。

    妈妈不知又叮叮咣咣在摔什么东西撒气。谁都没意识到兄妹俩已经放学回家了。

    张泽回头比了个“嘘”的手势,坏笑着将她半推半搂撞开房门——她卧室的门。

    张霈看着那时候的她。

    那时候她还充满幻想呢,她知道这也许是件丑事,但尚未意识到这件丑事经过世俗眼光和舆论的淬炼,会变作一把利刀。

    这把利刀只能杀死她和她哥。

    因此年少的她天真地仰起脸向他索吻。

    两个人的书包堆在脚下,屋里没开灯,天色将暗未暗。最后一片霞也消没了,夜色却尚未浓重。

    他们的校服外套还没脱,一模一样的衣服摩挲在一起,相似的脸靠在一起,同样的血脉将来也将交缠在一起吗?

    张泽不肯弯下腰低下头,故作忧心道:“爸妈就在外面,被发现了怎么办?”

    小张霈揪着他校服领子,气得直咬牙:他就是故意的。

    只是一个吻,无声无息,又不会浪费太多时间,怎么会被人发现呢?

    她从早上等到中午,中午见面后他却只顾凶她月考太马虎,挨了揍又写下次成绩进步的保证书。就这样,等到晚上还不肯亲!

    张霈踮起脚来咬他的脖子,想方设法泄愤。

    这是个变了味儿的尖牙利齿的吻。

    不知是被咬疼了,还是被妹妹柔软濡湿的舌尖无意碰触,因此绷紧了身子。张泽牙齿间嘶一声,从半身腰一提,把她提拉上书桌。

    小张霈坐在书桌上才松了口,张泽一只胳膊拄在她身侧,另一只摸了摸刚刚被咬的地方:“缺德玩意儿,属狗的?”

    小张霈却不理这茬,也伸出手学着她哥平常逗她的样子,两只手捧住他的脸,轻声儿说:“好哥哥,别闹了,亲亲我吧。”

    曾经张泽示弱,会故作可怜地说:“好霈霈,我错了,别生气了吧?”

    屋里仍然没开灯,借着窗外透进来的朦胧光线,近在咫尺的人总能看清彼此神色。

    张泽盯着她看了两叁秒,笑了:“跟谁学的?”

    “你啊…”

    声音还没落地,张泽就握住自己脸侧的一只手,低头吻向她的掌心。

    有点痒。

    唇又游离到手腕。

    小张霈没来由地瑟缩一下。

    手腕薄薄皮肤下就是跳动的脉搏,血液在这里循环奔涌。当外物碰触这毫无防御的脆弱的、柔软的地方,生理会不自觉做出警戒反应。

    尽管碰触这里的是他的唇。

    校服袖口同多数运动服一样微微收紧,她没有挽袖子的习惯,因此袖口就老老实实环在手腕靠上一点的小臂——刚刚被他微微推上去一点。

    张泽慢慢俯过身来,终于肯认真吻她的唇。

    手却不老实,张霈感觉到他的手指慢慢探进袖口,也许是中指,也许是无名指,谁知道呢,她的大脑现在一片混乱,鼻尖齿间都是他的气息,令人熟悉又安心;手腕内侧却不熟悉外物的入侵,将这股战栗麻麻输向脊髓。

    手指轻轻摩挲着那里的肌肤,也像是一场恶作剧。

    “哥…别……”

    于是他就停下来,还不忘亲亲她的鼻尖。

    外面没声音了,书房的门开了。

    小张霈如梦初醒,连忙推他:“快…快出去!”

    “出去不正好撞上嘛。”她哥不知为什么一笑,又亲
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