笨蛋老哥(兄妹骨科)_孩子们的悲剧(5)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

   孩子们的悲剧(5) (第2/2页)

亲她的嘴角:“去床上躺好装病,快。”

    她甩掉外套躺在床上,张泽把灯打开,开门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张文生在书房里没出来,估计还在生闷气;郑念真正从书房里走出来,见到儿子愣了愣:“怎么从霈霈房间出来?”

    “又有点不舒服,在学校就发烧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不打电话?真是……”郑念真说着就往张霈卧室走,张泽拎着书包要笑不笑的:“刚睡着,您进去再吵醒了。”

    “霈霈怎么了?”张文生听见动静也出来,嗓子有点哑。

    “生病了,吃过药了。”

    郑念真看了看女儿的房间:“不然今晚把霈霈接过去吧,我怕……”

    张文生直截了当:“我拒绝。”

    “你会照顾孩子?”郑念真眼圈又红了:“这里慈善、那里慈善!什么时候正眼看过你的亲生孩子!”

    “别吵了,妈。”张泽说:“今晚我留在这儿。”-

    两个人就这样在众人眼皮子底下沉沦,直到年底,和记忆中一样,张泽淋着雪来这边过除夕。

    她悄悄在桌底握住他冰凉的手,他反握住她,手指贪婪地吸取她的热度。

    爸爸很高兴,因此喝醉了。

    他把爸爸送回房间,出来之后两个人抱在一起。

    他今天有点反常,闷闷地吻她,闷闷地拥紧她;她抚摸他的头发,像安抚一只受伤的兽。

    “哥,怎么了?”

    张泽仰在她的腿上,拨弄她毛衣衣摆的流苏。

    她又摸他的头发。

    “霈霈。”

    他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嗯?怎么啦?”

    “跟我走吧。”

    张霈看到她的手停下来:“去哪儿?”

    张泽看起来很烦躁,他拉着妹妹的手遮住自己眼睛,用那种半开玩笑的散漫的语气说:“随便哪里…法国,老挝,美国,冰岛……只要没人认识我们,只要你想去,我们就一起去。”

    “可……”张霈愣住了:“我们没钱…”

    “会有的。”张泽打断她的话:“你不用考虑这个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……”

    张泽坐起身来看着她,她目光有些躲闪。

    “我…”

    “如果你不来…”张泽伸出手,把她鬓边的头发别到耳后去:“那我们就停止这种关系。”

    张霈面色一白:“哪种关系…”

    “这种不正常的关系。”她哥干什么事儿、说什么话都看起来心不在焉:“知道吧,我们这是在乱///伦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是威胁!”张霈眼圈红了。

    张泽笑起来——张霈知道这就代表他生气了——那双很漂亮的眼睛弯起来,他说:“是。你怎么选?”

    小张霈之前做的最惊险的事也只是在开学前一晚狂补作业。

    而现在,她竟然面临选择要不要和自己的亲生哥哥私奔了。

    “我能问问为什么吗?”张霈拉住他的胳膊:“你…这么突然,总要解释解释吧?”

    张泽仰在沙发靠背,看着天花板,跟说梦话似的:“我连着好几天做噩梦,梦见咱们留在这儿,不是你死就是我死,不是你守寡就是我守寡,我死了你还哭着闹着要殉情,拉都拉不住。”

    张霈以为他在开玩笑,瞪他一眼:“你死了,我才不殉情。”

    张泽点点头:“哦对记错了,咱霈霈确实没殉情,殉情的是我。你死了,我殉情;我死了,你扭头就为人类科学技术文明发展献身去了。无私,大爱。”

    张霈嫌他撂贫,没再搭理他,扭头收拾饭桌去。

    张泽的声音却幽幽往耳朵里钻:“我可没开玩笑,霈霈,你想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别闹了。”张霈背对着他收拾碗筷:“开玩笑也有个度,你知道我最怕什么。”

    张泽说:“好好想想,这不是个玩笑。”

    屋里陷进沉默,两人一时谁都没说话,只有碗筷轻轻磕碰的声音。

    张泽站起身,穿上外套,郑念真刚生完孩子,他还得回那边去看看。

    门开了又关了。

    张霈看到自己无措地立在桌边,看看饭桌又看看沙发,无意间看到张泽座位上用餐巾折折成的爱心。

    小张霈拿起来看了看,狠狠往桌上一摔:“混蛋啊。”-

    vip(uip)

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