笨蛋老哥(兄妹骨科)_孩子们的悲剧(7)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

   孩子们的悲剧(7) (第1/2页)

    元旦快乐!

    张霈看着桌上咕嘟咕嘟冒泡的火锅,几个少年围在桌边说着话。

    这家店她很熟悉,开在学校附近,来这儿吃饭的大多是学生,价格便宜,跟老板娘面熟的还能饶个小菜什么的。

    小张霈夹着毛肚七上八下,说:“还行,没有想象中的难。”

    她又问:“那于哥呢,高中是什么样啊,累不累?”

    于程飞弯眼睛笑,身子往后头一靠:“累倒算不上,我也没那心力去挤独木桥。”

    张泽边给小张霈杯子里添果汁,边问:“叔叔想让你到国外念高中,干嘛不去?你大学反正要在国外念吧。”

    于程飞笑一笑:“我这人故土情结还是比较重的,想多陪祖国母亲几年。”

    张泽说,你就扯吧。

    小张霈抬头看于程飞,张泽偏头一瞥小张霈,张霈低头看少年时的自己和哥哥。

    这顿平常的饭平常地落了幕。

    叁人在路口分别,张泽带着小张霈回家,于程飞的家在与他们相反的方向。

    太阳刚刚下山,暮色将涌未涌,风已经有点发凉了。

    张泽叫她把校服外套穿上,小张霈不肯:“身上全是火锅味儿……”

    张泽:“挨揍,穿,选一个。”

    小张霈嘟嘟囔囔极不情愿地穿上外套。

    张霈将手抬到一半,意识到那些身影是她无法抓住的虚空,于是又放下了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她感到有目光注视着她。

    谁?

    她凭着直觉看向于程飞。

    于程飞正目送兄妹二人的身影,仍旧微笑着,夕阳晕在天边那点儿余晖将他的脸映出极柔和的光色。

    然后他慢慢将目光看向她。

    他们对视了。

    张霈心脏猛地一滞,不可名状的恐惧慢慢将她慑住。

    可怕的孤独。

    可怕的绝望。

    可怕的人群。

    那一瞬间,张霈恍惚脱了力气。她变成一滩粘稠的流体块团,眼球因此无法固定在同一个位置,不由自主碌碌地在全身滚动。

    那一瞬间,她看到一个白色的身影——白的发,白的袍,轻着步子走过来,在她身边蹲下来,端详着她,眼神十分专注。

    “你现在是什么感觉?”

    可惜她没有舌来回答。

    “你将来打算怎么办呢?”

    可惜她没有力气张开嘴巴。

    “你在恨我吗?”

    她的身体慢慢升温、凝固,恢复成赤身裸体的人形。她低头看到粘稠的褐色流体渐渐收缩,凝成一根根干净白皙的手指。

    她很疲惫。尽管疲惫,却还是慢慢抬起头,白发紫瞳的少年立在她面前,表情介于狰狞与柔和之间。这个少年似乎在一秒之间变换了一千万种表情。她看到自己慢慢伸
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